闭门深山

【许药】千秋愿(二)

        真作假时假亦真,假作真时真亦假。

__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许愿将店门关了,直接给店里伙计放长假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踏出门,正值夏日,没有穿堂而过的凉风,只有这烈日当空,审视着地上的种种,什么魑魅魍魉也难逃。灼烧这地面,也灼烧着落寞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在别人看来,也许是希望和热烈。可对于许愿来说呢?只有无尽的孤寂。孑然一身,不肯回五脉处理事务,也和黄家大小姐断了男女朋友的关系。他和她,感情也只是欣赏和爱护,没有到男女朋友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自父母去世以来,许愿是一个人;经历了这么多事,许愿还是一个人。手试井水,冷暖自知。


       夜里,月亮将清冷如霜的光亮洒满了大街小巷,人们都已睡下,许愿也不例外。刚睡下不久,四悔斋房顶发出些细微的响动,但细究也可以忽略不计。接着,几片瓦片开始被掀开,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,一个黑影伴着月光落到了柜台上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唯一不完美的,就是碰到了个小金佛,倒在玻璃柜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
       许愿听见声响,瞬间睡衣全无,起来去查看。打开灯,看到一只狐狸从柜台上一跃,跳到地上,往许愿的方向缓步走去,仰着头,走到了许愿的裤脚蹭了蹭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许愿似乎想起了什么,往后退了几步,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狐狸。狐狸歪了下头,它四周忽然升起些烟雾,再下一秒便变成人形,他穿衣依旧是他一贯的风格,只是这次带着些山林草木的清香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药不然?”许愿惊奇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药不然头上还留着狐狸耳朵,摇了几下尾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许愿有些慌乱,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,但药不然还是露出专属于药二爷的放肆的笑容,嘴角勾起,说:“哥们儿,怎么了?不欢迎我回来啊?”


       “药不然,你怎么……”许愿疑惑道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害,别提了。我呀,魂魄游离,寄在这狐狸身上,体内靠着媚珠运转,还花了些时间来适应这新身体。”


       药不然垂下眼帘,停顿了一下,又开玩笑说:“狐狸有命定规限,而我作舍命狂徒,不是很合适吗?”


      许愿强压心头的怒,一字一句地说“你是有人在乎的,别再折腾了,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药不然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“我如今也撑不长久。上天庇佑,我恩怨未解,悲欢未了,我才得了个狐妖的身份,和一段时间。”


       就算是已故,魂魄再回世间,也是孤注一掷,头也不回地完成什么家族使命。


       许愿的心已凉了半截,向前走了几步,手不自觉地放在了药不然脑袋上,指尖穿过几缕绵软的发丝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“那,我留住此时此刻的你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



愿此生终老温柔,白云不羡仙乡。


       --

     

觉醒年代好感度hhhhh

最爱仲甫兔兔和元培兔兔,还有守常、鲁迅先生。

原图在第二张。

【许药】千秋愿

(写着玩,不喜勿喷)

    (一)

      只要一想起人生中后悔的事,梅花便落满了南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题记

       近几日,四悔斋生意惨淡,无事可做。许愿忽然想起,答应大眼贼带最新的法律书籍,便去书店买了几本,给他送去。


       途中,望着车窗外景物迅速倒退,忽然想起了药不然。记得当初,最想把药不然扭送公安机关的是他许愿,哪怕白云苍狗,时事常新,药不然这个名字仍旧是他心里的一根刺,越刺越深。


      由佛头案的决裂,到九龙城寨的血渍;由细柳营的默契,到公海沉船的爆炸。这一桩桩一件件,那件不会使许愿的心绞痛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只是想再见一面,而已。”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梅花落满了南山。悔什么呢?悔没能心软一些,与他多说几句话罢了。这几句话,足够许愿用一生去悔。


       他有时也会劝自己说:忘了吧,反正萍水相逢,匆匆过客,人生路漫漫,该往前看还是要往前看。但是,又不会忘记,也不能忘记。他终于承认,自己对药不然还是有感情的。多日夜里的辗转反侧,他不会不承认。


       不止是过命的交情。似乎也掺杂着一些朦朦胧胧的、许愿自己有时也难以察觉的依恋。


       送完书,车开回四悔斋门前,一进屋,看到店里的伙计把擦过的柜台再擦一遍。四悔斋这几日打扫得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


     伙计停下了手里的活,用八卦的语气说:“诶,许哥,听说了吗?离潘家园很近的那座山上,有狐妖!”许愿坐到了凳子上,沏了一杯茶,“狐口媚珠,得则为天下人所爱,还有人上山打猎遇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许愿呵呵一笑,“是吗?那我要是哪天遇到它老人家,还得向它祈祷,说不定什么时候让我发大财呢。”伴着杯中茶叶沉浮,许愿想: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人信装神弄鬼的那套,估计是谁造谣生事,按照神话传说那样编故事。


       许愿原来是不信的,直到后来……



    千秋愿。年年此会长相见。

--




碎碎念

新人报道,只是写着玩,图开心。先写个开头,以后慢慢填坑,写得一般,自娱自乐产物,不喜勿喷。祝大家新年快乐!

许药天生一对

别人提供的图:




练楷书,但还是没有学完整。赤壁赋热评


@奶牛星人